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0th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接近傍晚之時,陽光遠遠地從西邊照過來,柔和得很。這個季節的片段,對於歲月來說,那麼奢侈。每一天,明媚的陽光,暖暖地灑在身上,包圍著身心,無比地舒適。每一個傍晚,把臉埋在收回來的衣衫裡,深深地呼吸著,淡淡的陽光的味道。舒服啊,心裡忍不住地呼出喜悅的氣息。 夕陽的光芒,還不甚濃,陽光有些柔軟也有些明艷。露台上的衣衫已經乾透,趁著無所事事的時候,我像每一個勤勞的主婦一樣,做著那些細碎而必須的家務事。乾淨的衣衫上,有著陽光的味道和溫度,熨帖地從指尖直抵心底,然後瀰漫。 天空,依然明亮,但是已經開始柔和下來。像一個原本有些不羈的少年,終於到了溫和的年紀,那樣更讓人覺得親近。藍色的天空,淡淡的,淺淺的,如一抹眼底的溫柔,輕軟得讓人心底泛起憐愛。一朵朵的白雲,那麼隨意地散落在藍色的幕布上,每一朵似乎有著關聯,似乎又毫無關聯。 藍,是純淨的藍色。白,也是一塵不染的白色。我仰望著它們,心底無比輕盈。那樣純淨透徹,像是一雙悲憫的眼睛,從遠遠的天空之上俯視下來,帶給人們心靈的平靜。塵世之中,偶然或者必然地,會遇見一些讓你覺得安撫的眼神,那是我們的幸運。幸與不幸,也只能隨緣。 我在屋裡忙碌了一會,再出去的時候,仰望,天空已經開始有了一些模糊。雲朵愈加稀薄、飄逸,藍色的天幕愈加清淡,夜色慢慢來臨。一切,都如常。夜晚,在該來的時候一定會來到。 枯得不成樣子的月季的一枝上,結了一個花苞。另一盆上,有一枝上,同樣也結了一個花苞。經過若干天之後,它們會開出漂亮的花朵嗎?我不敢奢望的,不過還是帶著希望,希望日日澆灌之下,它們也能盛放芳華。畢竟,它們的到來,也只是為了那短暫的盛放之期。 相對於花來說,我覺得那些看著像草的倒是比較安好。爸爸給我移植的鳶尾,拿過來的時候已經過了花期,所以它們一直像一株草一樣長著。經過了夏天,然後又過了秋天,到了冬天,它們越長越好,葉片細長且碧綠。歲月沒有在一些美好的女子身上留痕,那是歲月對她們的寵愛。難道我的鳶尾也是歲月所垂愛的嗎? 雲,淡淡地經過。我依然停留在這裡,一直安好如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