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16th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這裡,曾經來過,猶記山澗叢林嘻笑聲迴旋,清脆悅耳,幸福蕩漾。 塵封了二十年的回憶,還是那麼嶄新,依稀仿如昨日種種,愛過的人容顏依舊,錯了的時間整整阻隔了二十年,他們已各為他人夫,他人妻,諷刺的時間讓他們成了熟悉的陌路人。 而今,她再次來到這裡,生生相許的這裡,僅有的只是不曾蒙塵的回憶。 曾經的那時,這裡…… 樹蔭庇護下的他們安靜謐然,她躺在他的懷裡,臉上泛起紅紅的光暈,漂亮極了。 只想這麼安靜的相依相偎,遠離城市紛擾,遠離紅塵糾葛,他就是她的宇宙,她就是他的世界,誰也離不開誰,誰也不願意離開誰。 他是個窮小子,愣頭愣腦的,但卻好學勤快,且心地單純善良,憨厚醇實人見人愛。 她出身書香門第,一身書卷才氣的她是鄉里鄉外出了名的才女,琴棋書畫無一不通。 這樣的背景,這樣的距離,相差何止萬里,可他們選擇了積極爭取。他發誓,從今以後更加發奮努力,以實際行動說服她的家人。好點頭,我會一直等你,等你滿載成就的那一天。 微風徐徐的山澗叢林,他們相依相偎,互訴愛意,談天說地,彼此逗樂,陣陣嘻笑聲迴旋蕩漾。他們談現在,也談未來,甚至談到了七老八十的情景,膝下兒孫一大群,聽兩位古稀老人娓娓道來他們年輕時候的故事,一出接一出,別樣精彩。 沒過多久,她的父母告訴她,他在外面早已娶妻生子,安家在外。叫她不要再傻傻等待不可能的諾言,他不會回來了,不會再回來提親娶她過門了,他已經成婚了。 終日她都以淚洗面,她不相信他會如此待她,可事實上自他走後再無音信。她早已到了出嫁的年紀,經不住父母的威逼利誘,她妥協了,順從父母的安排嫁給了門當戶對的張良。 他回來了,可並不是滿載成就而歸,也沒有攜妻帶子,而是一個落魄的趕回來。當他聽到她要嫁人的消息,眼前一陣眩暈,心裡頓時像抽空了一樣,他不相信她會背棄誓言,更不相信她會如此待他。 晚了,一切都晚了,她已是他人明媒正娶的妻子,他再貿然介入算什麼,是讓她難堪,還是被人戳著脊樑骨咒罵?這些都不是他樂見的。 他悄悄地來又悄悄地走了,帶著滿腹的心傷永遠的離開了這裡。 再後來,隔了二十年後,他事業有成,攜妻帶子榮歸故里,很是威風。 再見面,除了面面相噓,禮貌問候,他不知道該對她說什麼,她更不知道應該說什麼。是時間錯了開始,一路錯下來才有了今天的尷尬。 曾經,好遠的曾經,整整隔了二十幾年的曾經,他們就在她此時站立的這裡相許今生。她知道了父母當年的“善意”謊言,讓他們成了曾經熟悉的陌路人,可,面對白髮蒼蒼的父母,她沒有絲毫的怨絲毫的恨,她理解了父母那時的初衷,本意完全是為了她好。 永遠,任何人都爭不過命,哪怕你計謀再高,城府再深。 愛過的人,錯過的緣,擁有的只是曾經的美好回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