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1 Reads)
曉起入夜很快,七點不到,朦朧的夜已經遮蔽了一切,只有兩旁的山嶺,黑沉沉的矗立著,是曉起最深沉的背景。 我隻身一人,夜宿在這陌生的山中鄉村。此時的遊客很多,遠處的篝火旁,圍攏著各處的旅人,不是傳來爽朗的笑聲,快樂在向四周擴散,我會心的微笑,腳步卻在逐漸遠離。 我走上了曉起村的阡陌小路上,讓黑夜浸滿我的身體。在這個山中的村落,我更願意按照她的本意,尋找一些寂靜的感受。一條淺而寬的溪流,從村子中央蜿蜒而過,夜色之下,折射著點點的微光。兩邊的地勢很高,依著地勢,修著高低起伏的道路。 我在曉起的夜幕裡,緩緩而行。 溪水清清的響動著,像輕柔的樂聲。燈光一點一點,混雜在夜色當中。八角亭子上,叫賣雜貨的婦人早已回家,我默默的佇立在這裡,涼風吹過,忍不住仰起頭來,看著那無邊的夜空,體味著這一刻的凝定:在白日的喧囂之後,我享受這一刻的寂寥滋味。 踏步向前,我走在田間的道路上。這裡是從上曉起到下曉起的一段道路。 路不長也不短,左側野樹林立,隱隱看見蜿蜒的小路,通向大山的茫茫然的高處;右側的田埂裡,夜色掩蓋了白天的熱鬧,看不到田野中的油菜花,看不到爛漫如織的野花,看不到艷麗的桃花樹,看不到充盈在每一個角落的旅人。熱鬧不見了,沒有誰賣弄自己的美麗。我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田間空氣,腳步搖擺,越發的恣睢起來。 在生活的背後,每個人都隱藏著一個自己。 有的人永遠都不會知道,因為他生活的腳步永不停息,這樣的人,或許是一個強悍的人,或許只是一個乏味的傻瓜。 在這一條沉默的小路上,沒有了喧擾,沒有了變化,我的思維好像靜止了,融入了小路的無言當中。 一隻隻歌聲從我口中自然而然的流淌,伴著那輕輕的溪流飄散在夜空當中,或莊嚴,或煽情,或豪邁,或憂傷……我昏昏沉沉,卻又大嚷大叫,彷彿就像一個瘋子。 沒有事的,我只是此地的陌生旅人,讓我的心靈盡情釋放吧,它沉默了好久,面對著喧囂的世界久久無言。而這一刻,大地將允許我的無忌,山峰將回應我的歌聲。釋放吧,靈魂! 小路走到了盡頭,一團團亮色閃耀著,下曉起出現在我的視野裡。 如果說上曉起裝扮成了清純的茶家姑娘,下曉起就是一個吆喝叫賣的貨郎,這裡有著各種各樣的地方特產。 我穿行在每一個熱鬧的街頭巷尾,天南海北的遊客們,享受著本地居民的慇勤叫賣和招待。空氣中漂浮著你來我往的話語。嫩綠的茶葉,在夜晚的燈光下閃閃發亮;精巧的樟木製品,吸引著女孩子們的駐足。 燈光忽明忽暗,這四通八達的巷道,把遊人們團團攜裹。 我飄忽在每一個可能的空間,看著孩子興高采烈的玩弄他的弩箭,看著少女戴上那銀灰色的手鏈,美麗更加熠熠奪目,看著成群的遊客們在農家推杯換盞,興高采烈。 燈火漸漸模糊,腳步漸漸虛無,我隱身在這熱鬧當中,漠視著一個個旅人與我擦肩而過,心中充溢著絲絲的歡快和蕭索。 終於,轉出了這裡,眼前又是一片暗夜的田埂和山脈。 溪水依舊,小道依舊靜默無聲,彷彿等待著我的到來。 走吧,陌路的旅人!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1 Reads)
宋著名詩人陸游,視食粥為養生之“平易法”。其詩云:“世人個個學長年,不悟長年在目前。我得宛丘平易法,只將食粥致神仙。”每天清晨,我都習慣早起煮粥。 各色米豆——大米、小米、豇豆,加上紅棗、百合、栗子等,頭天晚上洗淨浸泡,清晨開始熬煮。不一會兒,咕嘟咕嘟的聲音,聲聲如耳;裊裊粥香,伴著晨曦,瀰漫整個屋子。家人就在這熟悉的粥香中,開始了一天的學習與工作。在我家,粥,就像暖胃宜人的茶,何時想喝,何時就有。淡淡粥茶裡的日子,氤氳著一家人的靜好、安康。 剛結婚時,習慣睡懶覺,常常緊踩著鐘點匆匆起床,來不及做飯就空腹去上班。或者揣點零食在包裡,到單位再吃。有一次,上了兩節課,感覺有些餓,就掏出包裡的兩個雞蛋,剛在辦公桌上一磕,冒湯了!原來愛人一看我上班時間快到了,慌亂中誤將兩個生雞蛋當做熟的抓給了我!周圍的同事見狀,忍不住哈哈大笑,而我卻尷尬至極。 有位年長的同事大姐,事後悄悄對我說:成了家的女人,全家的胃和健康,都掌握在你手裡。現在沒有孩子,兩個大人還好說。有了孩子,可不能這樣天長日久地對付著過日子。於是,她教我熬粥做早餐:原料隔夜浸泡,加水適量;煮時加幾滴花生油,防粥外溢。水滾開,再小火慢熬。很感謝,在我婚姻的初始歲月裡,遇到了這樣一位生活的良師益友。 開始煮粥的時候,分寸、火候總把握不住。粥,不是見米不見水——做成了乾巴巴的硬米飯,就是 “洪湖水浪打浪”——見水不見米。愛人一看就沒有食慾,也不喜歡喝粥,我自己也有些委屈。 好在實踐出真知。日子久了,漸漸地能不斷總結經驗,吸取教訓,根據不同的材料,煮成不同滋味、不同營養的粥來,如百合紅棗粥、粳米綠豆粥、糯米蓮子粥、雜糧粥等,水米融合,柔膩如一。或口感糯軟,或味道鹹鮮。愛人和女兒皆喜甜食,於是就根據他們父女的口味,在粥裡放上冰糖、葡萄乾或蜂蜜調味,讓他們欲罷不能。 每天清晨,他們端起粥來,“食”猶未盡。女兒曾在一篇作文裡寫道:媽媽的粥,喝一口,味覺細胞瞬時就被激活了,獨特的香甜和溫暖,悠悠旋轉於五臟六腑……以至女兒現在每餐飯,都養成了願以粥佐之的習慣。 “莫言淡薄少滋味,淡薄之中滋味長”,淡淡粥茶,歷久彌香。有時覺得家庭生活也很像煮粥,經過時間的浸泡、熬煮,熱力的散發,而逐漸彼此和解,包容,生活的滋味,才日益潤滑醇厚、和諧幸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