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30th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接近傍晚之時,陽光遠遠地從西邊照過來,柔和得很。這個季節的片段,對於歲月來說,那麼奢侈。每一天,明媚的陽光,暖暖地灑在身上,包圍著身心,無比地舒適。每一個傍晚,把臉埋在收回來的衣衫裡,深深地呼吸著,淡淡的陽光的味道。舒服啊,心裡忍不住地呼出喜悅的氣息。 夕陽的光芒,還不甚濃,陽光有些柔軟也有些明艷。露台上的衣衫已經乾透,趁著無所事事的時候,我像每一個勤勞的主婦一樣,做著那些細碎而必須的家務事。乾淨的衣衫上,有著陽光的味道和溫度,熨帖地從指尖直抵心底,然後瀰漫。 天空,依然明亮,但是已經開始柔和下來。像一個原本有些不羈的少年,終於到了溫和的年紀,那樣更讓人覺得親近。藍色的天空,淡淡的,淺淺的,如一抹眼底的溫柔,輕軟得讓人心底泛起憐愛。一朵朵的白雲,那麼隨意地散落在藍色的幕布上,每一朵似乎有著關聯,似乎又毫無關聯。 藍,是純淨的藍色。白,也是一塵不染的白色。我仰望著它們,心底無比輕盈。那樣純淨透徹,像是一雙悲憫的眼睛,從遠遠的天空之上俯視下來,帶給人們心靈的平靜。塵世之中,偶然或者必然地,會遇見一些讓你覺得安撫的眼神,那是我們的幸運。幸與不幸,也只能隨緣。 我在屋裡忙碌了一會,再出去的時候,仰望,天空已經開始有了一些模糊。雲朵愈加稀薄、飄逸,藍色的天幕愈加清淡,夜色慢慢來臨。一切,都如常。夜晚,在該來的時候一定會來到。 枯得不成樣子的月季的一枝上,結了一個花苞。另一盆上,有一枝上,同樣也結了一個花苞。經過若干天之後,它們會開出漂亮的花朵嗎?我不敢奢望的,不過還是帶著希望,希望日日澆灌之下,它們也能盛放芳華。畢竟,它們的到來,也只是為了那短暫的盛放之期。 相對於花來說,我覺得那些看著像草的倒是比較安好。爸爸給我移植的鳶尾,拿過來的時候已經過了花期,所以它們一直像一株草一樣長著。經過了夏天,然後又過了秋天,到了冬天,它們越長越好,葉片細長且碧綠。歲月沒有在一些美好的女子身上留痕,那是歲月對她們的寵愛。難道我的鳶尾也是歲月所垂愛的嗎? 雲,淡淡地經過。我依然停留在這裡,一直安好如初。

| 23rd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十年沒有見面、聯繫的同學,今天竟然碰到了。在沒有遇見我的時候,她說:她心裡就在想今天可能會碰到同學。也不知她說的是真是假。但確實是一種緣份。她變了,長得胖胖的。如果她不叫我,根本就沒認出她來,因為在學校時,她是我們寢室裡最瘦的一個,那時我們都很羨慕她,而且怎麼吃都長不胖。看到她現在的樣子,簡直認不出來了。但我一直認為長得胖的女人比較有福氣的。是呀!她現在過得很好,已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了。老公對她也好。夠幸福的,一說起她就滿臉推笑。 看見她就讓我想起了以前讀書的事情,說實話在我們那學校在我心裡根本沒有留下什麼值得回憶的事,平時也不會去想,可不知道為什麼見到她就想起學校的很多事。也因為看到她,我突然覺得自已應該老了,我一直覺得自已還比較年輕的,不想把自已納入婦女隊伍裡,是呀!也有人跟我說過:你怎麼不穿成熟點的衣服呢?畢竟都不小了這個年齡了。是我思想不成熟嗎?還是不想承認自己確實該老了? 畢業出來十年了,在十年裡社會發生了很多變化。每個人也都變化了,成家的成家,有事業的有事業。就我現在還在折騰。而且不知道自已還要折騰多久,以後的生活會是什麼樣?記得有人說過自已的生活自已掌握著。可我不知道怎麼掌握自已的生活、沒有目標,沒有方向?時間已流逝,不再回來,還有多少時光可以浪費。生活真的是不可以重來的,要對所有的人說:珍惜眼前的生活吧!!

| 16th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這裡,曾經來過,猶記山澗叢林嘻笑聲迴旋,清脆悅耳,幸福蕩漾。 塵封了二十年的回憶,還是那麼嶄新,依稀仿如昨日種種,愛過的人容顏依舊,錯了的時間整整阻隔了二十年,他們已各為他人夫,他人妻,諷刺的時間讓他們成了熟悉的陌路人。 而今,她再次來到這裡,生生相許的這裡,僅有的只是不曾蒙塵的回憶。 曾經的那時,這裡…… 樹蔭庇護下的他們安靜謐然,她躺在他的懷裡,臉上泛起紅紅的光暈,漂亮極了。 只想這麼安靜的相依相偎,遠離城市紛擾,遠離紅塵糾葛,他就是她的宇宙,她就是他的世界,誰也離不開誰,誰也不願意離開誰。 他是個窮小子,愣頭愣腦的,但卻好學勤快,且心地單純善良,憨厚醇實人見人愛。 她出身書香門第,一身書卷才氣的她是鄉里鄉外出了名的才女,琴棋書畫無一不通。 這樣的背景,這樣的距離,相差何止萬里,可他們選擇了積極爭取。他發誓,從今以後更加發奮努力,以實際行動說服她的家人。好點頭,我會一直等你,等你滿載成就的那一天。 微風徐徐的山澗叢林,他們相依相偎,互訴愛意,談天說地,彼此逗樂,陣陣嘻笑聲迴旋蕩漾。他們談現在,也談未來,甚至談到了七老八十的情景,膝下兒孫一大群,聽兩位古稀老人娓娓道來他們年輕時候的故事,一出接一出,別樣精彩。 沒過多久,她的父母告訴她,他在外面早已娶妻生子,安家在外。叫她不要再傻傻等待不可能的諾言,他不會回來了,不會再回來提親娶她過門了,他已經成婚了。 終日她都以淚洗面,她不相信他會如此待她,可事實上自他走後再無音信。她早已到了出嫁的年紀,經不住父母的威逼利誘,她妥協了,順從父母的安排嫁給了門當戶對的張良。 他回來了,可並不是滿載成就而歸,也沒有攜妻帶子,而是一個落魄的趕回來。當他聽到她要嫁人的消息,眼前一陣眩暈,心裡頓時像抽空了一樣,他不相信她會背棄誓言,更不相信她會如此待他。 晚了,一切都晚了,她已是他人明媒正娶的妻子,他再貿然介入算什麼,是讓她難堪,還是被人戳著脊樑骨咒罵?這些都不是他樂見的。 他悄悄地來又悄悄地走了,帶著滿腹的心傷永遠的離開了這裡。 再後來,隔了二十年後,他事業有成,攜妻帶子榮歸故里,很是威風。 再見面,除了面面相噓,禮貌問候,他不知道該對她說什麼,她更不知道應該說什麼。是時間錯了開始,一路錯下來才有了今天的尷尬。 曾經,好遠的曾經,整整隔了二十幾年的曾經,他們就在她此時站立的這裡相許今生。她知道了父母當年的“善意”謊言,讓他們成了曾經熟悉的陌路人,可,面對白髮蒼蒼的父母,她沒有絲毫的怨絲毫的恨,她理解了父母那時的初衷,本意完全是為了她好。 永遠,任何人都爭不過命,哪怕你計謀再高,城府再深。 愛過的人,錯過的緣,擁有的只是曾經的美好回憶。

| 9th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一夕秋風象絹扇輕搖,吹落了露珠,燥熱悄然散去。 一夕秋風吹過田野,一顆顆亭亭的玉米,忽然衰老,剛剛還努嘴巧笑的玉米穗張開了了大黃牙。 秋風吹過,藏在果園裡的石榴、蘋果像頑皮可愛的小孩子,露出笑臉。 秋風貼著蒼綠的葉子廝摩,是訴說即將來臨的黃,或是紅?或是對葉子皈依大地之前的惜別? 一夕秋風如唱詞:“碧雲天,黃花地,西風緊,北雁南飛。曉來誰染霜林醉?總是離人淚。”仿若太多的景物建築,都是為離別憂愁預備的。那古道亭台、老樹浮橋、江邊渡口、孤帆遠影……在一詠三歎、心碎纏綿中放大了秋風的淒涼。 癡情女子大多是美麗的寂寞花,為相思而人比黃花瘦。多事之秋、悲涼之秋纏繞心頭。淺吟低唱,惹花垂淚。然而,在我看來,秋風是收穫的信使,是曼妙的琴聲。它讓所有的生靈走向成熟。 “鑽石般純真,雪花般柔軟”的情愫總是令人嚮往,崇高潔淨的情感和靈魂能使轟轟烈烈的真情化作世間最幽美的旋律,飄逸在靈空。亦如一夕秋風,吹落了樹葉,孕育了種籽。 美好的祈願在深邃的目光中化作自由的船兒,在悠揚舒緩的音韻中遠航。啟航的小船載著我的祝福和欣喜,也載著絲絲縷縷溫婉的秋陽。 一汪靜瑚,兩岸秋山,風景旖旎靜美如畫。蒼松越見韻致,菊花越發嬌艷。歲月的河流在芊指柔逸的詩意裡流淌。一抹笑靨如秋露滑落湖面,碧波微微蕩漾,澗溪化成了汪洋。 一枚秋吻觸悸心靈的顫動,蝶翅飄過窗欞,香風在凝寒聚涼的清幽裡芬芳四溢。湛藍的天空,潔雲象輕盈的小鳥翩然。情湖之上,可愛的小舟兒在癡情羅盤的導航下,穿越時空,觸扣我的每扇心窗,心目中的花蕾,嬌柔綻放。 多好的秋風,多暖的秋陽,多美的秋天! 我知道,一百個人心中會有一百個林黛玉。對秋天的不同解讀和感悟,能讓秋風秋水展示不同的情調。在我看來,自從美麗的天使來到沉世間那一刻起,年年秋風馨香逸,歲歲秋陽多婉柔。 一夕秋風入夢,我在夢中修煉純淨的靈魂……

| 4th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纖雲密佈了天空, 西北刮來了刺骨寒風。 初時霧星細雨散落, 緊跟著玉粉蝶飛瘋。 久旱的天時, 渴望滋潤的麥叢; 住進了潔白的銀棚。 今冬小雪的雪, 瑞兆著來年的豐隆。 2007/